中国地质矿产商城

地质灾害防治:用技术手段将“未知”转换为“已知”

  近期,北京开启蓝天白云模式,天朗气清的日子里,从事地质灾害研究与预测的专业人员却丝毫不敢怠慢,北京市地质研究所总工程师南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虽然全市地质灾害较严重的隐患点均实现了监测数据自动采集、传输和接收,但是也要看到,北京市近年来发生的相对大规模的地质灾害都属于高陡边坡崩塌灾害,且大部分不在灾害隐患台账中,这些“未知”的灾害风险极高,当前最紧迫的是通过技术手段把“未知”转换成“已知”。

  降雨密集区地质灾害隐患最大

  新京报记者:地质灾害中,危害最大的是泥石流,请问,历史上北京地区是否发生过伤亡巨大的泥石流灾害?

  南赟:泥石流是北京地质灾害防治里的重中之重,是造成伤亡人数最多的一种地质灾害。北京的泥石流主要集中在两个地区:密云、怀柔的云蒙山地区,西山的房山和门头沟地区。这两个区域也是北京降雨最密集的地区。

  北京地区泥石流发生历史十分久远,从1765年就有泥石流灾害记录。根据《北京地质灾害》(北京市地质矿产开发局 北京市地质研究所编著)记录,历史上损失最大的一次泥石流发生在1888年,门头沟下苇甸和房山区大石河周边,共造成1800余人死亡、49个村庄被毁。

  离目前最近的一次泥石流发生在1991年, 灾情最严重的是密云四合堂、怀柔汤河口、长哨营一带,共造成28人死亡,806间房及19844亩耕地被毁,直接经济损失达2.6亿元。1991年6月上旬,在密云四合堂、怀柔汤河口、长哨营一带连续降雨,10日又降特大暴雨(四合堂站372毫米),导致密云四合堂、冯家峪、番字牌、怀柔汤河口、长哨营20多条沟发生泥石流。其中,张家大沟流域8条支沟发生泥石流,造成5人死亡、231间房屋被毁。柳条峪沟冲出泥沙石块1万余方,顷刻间掩埋28间房屋和5位村民。怀柔区柯太沟、西石门沟也暴发泥石流,共造成18人死亡。

  477处监测设备保障居民点、景区、中小学的安全

  新京报记者:是否有预防、规避、治理泥石流的办法?

  南赟:形成泥石流有3个条件:降雨;物源,包括泥沙、石块;山高谷深。因此,防治工作是根据泥石流基本规律、性质、特点以及防治对象的要求和目的而实施预防、规避或治理。

  预防以隐患点调查为依据。最近一次地质灾害普查工作是正在开展的北京市泥石流沟精细调查与评价。通过开展此项工作,实现全方位掌握北京市泥石流沟分布发育特征,建立实景三维模型,科学评价其易发性和风险性,构建泥石流单沟预警模型体系,为科学精准防治地质灾害,优化预警系统奠定基础。

  规避工作着重在居民点、景区、中小学为主要威胁对象的477处地质灾害隐患点展开,设置了专业监测设备,实现了监测数据自动采集、传输和接收功能,提升了北京市突发地质灾害应急响应和技术支撑能力。

  治理上,主要采取导流坝的工程设施。导流坝是沿整治线与水流方向平行或成一锐角的引导水流的建筑物,避免灾害体与受灾对象接触。

  比如,门头沟区斋堂镇柏峪村泥石流沟地形起伏较大,汇水面积约5.71平方公里,直接威胁柏峪村206户349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根据柏峪村泥石流沟的地形地貌、物源特征以及水源条件分析,采取了拦挡、排导和挡墙等治理工程;安装了雨量、土壤含水率、次声和摄像头四台监测设备,为政府防灾减灾提供技术支撑。

  正在开展突发地质灾害早期识别研究

  新京报记者:以当前正在运行的地质灾害防范机制为基础,还有哪些举措可以提高和进一步完善的?

  南赟:当前正在运行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还需进一步完善的方面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调查评价精度仍显不足。我市于2013年进行过全市1:5万地质灾害详细调查,调查成果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需要。

  北京市近年来发生的相对大规模的地质灾害都属于高陡边坡崩塌灾害,且大部分不在灾害隐患台账中,这些“未知”的灾害风险极高。开展突发地质灾害早期识别研究,就是致力于寻求将“未知”转换为“已知”的技术理论和方法工具,从而才能认识到灾害隐患的存在,并做到有的放矢,有效防治。

  近年来,我们利用地球日、防灾减灾日向市民宣传地质灾害防灾避险知识;利用微博、微信和高德地图等移动媒体,及时发布地质灾害预警内容和防治知识;制作地质灾害防治科普动画和宣传片,并利用媒体进行播放和转发;将地质灾害科普知识送进学校、社区、险村险户和群测群防员手中,增强大众自我防范和临灾自救互救的能力。